健康
首页>健康>正文

中西医结合:“1+1=1”(大健康观察)

2022-01-1109:29:34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:卫 庶 熊 建
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

图为1月3日,在陕西省西安市中医医院煎药中心,中药师在进行新冠中药预防方调剂。

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摄

“吃饭速度要放慢,20分钟吧。”

“睡觉还是有问题?给你开一些安神的药,好好睡觉。”

“开心一点,没事的。别老生气。”

“(病号服里)怎么光膀子?穿个背心,保护肚脐。”

跟着魏玮去查房,发现他很关注病人的衣食起居、情绪心理。

“现代疾病的特点之一是淤血,因为老龄化,导致微循环障碍的人特别多。”作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脾胃病(消化)科主任,魏玮更多从中医角度阐释疾病成因,“中医讲七情,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,这些情绪发动过度都和胃、肠、心、甲状腺等疾病的产生有关。”

魏玮本科学中医,硕士学西医,博士又学中医。他对中医西医的观点,颇有几分“白猫黑猫论”的感觉。

“医生是看病的,患者需要什么?需要看中医吗?需要看西医吗?需要看心理医生吗?不是,患者需要把病看好。他的目标和诉求很清楚:把病看好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。”魏玮说。

中医西医并非“你是你、我是我”

2018年2月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、国家卫生计生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开展重大疑难疾病中西医临床协作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后来又进行了项目增补,共确定了以溃疡性结肠炎(久痢)、结直肠癌、难治性高血压病等为代表的35种疾病、61个项目为重大疑难疾病中西医临床协作试点项目。

“目前,对这些重大疑难疾病的诊疗,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,都存在不足和短板。”魏玮说,“西医在诊断方面有一定的科学方法,但治疗上往往收效欠佳或不良反应明显;中医药治疗常常能收到良好的效果,但由于传统中医药体系和现代科学知识体系不同,往往缺乏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。”

因此,面对重大疑难疾病的挑战,要综合使用中西医的力量联合攻关,从而达到临床疗效的最大化,形成预防、保健、诊断、治疗、康复五位一体的多学科协作重大疑难疾病防治体系。

魏玮对中西结合的理解是:“1+1要等于1,千万别两张皮——中医一套,西医一套。”在临床上,中医和西医并非“你是你、我是我”的关系,二者是从不同的维度去研究患者的同一个疾病,都是以患者为中心,以疗效为核心,将中医和西医的优势有机结合,弥补双方的不足,让患者最大程度受益,发挥医疗体系的临床实用性。

用科技让中药直达病所

不可否认,目前在中国的医疗保障体系中,中医还比较弱势。

“为什么中医就弱了?是西医太强大吗?我觉得还是科学技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比如内镜,这是科学技术的体现。很多信奉中医的人认为这是西医的东西,不接受。这就狭隘了。”魏玮说,“中医讲望闻问切,以前望是看外表,如今借助内镜能看进人体内部,它延伸了‘望’的范围。”

2021年5月12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省南阳市考察时指出,我们要发展中医药,注重用现代科学解读中医药学原理,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。

对此,魏玮深以为然。“以病人为中心进行临床问题的阐释、科学研究的阐释,这是正路子。实验室也好,实验平台、基础研究平台也好,都是提供一个方法,而方法就不管中医还是西医都可以用。”他说。

魏玮以溃疡性结肠炎、大肠息肉的临床诊疗举例:“改善肠道环境是直接治疗、预防复发的重要手段,围绕这一临床问题,我们科室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,结合了中医外治法的中药灌肠,使药物能够直达病所,改善肠道环境。”

传统中药灌肠受技术限制,一般只能到达直肠乙状结肠交界,无法接触结肠更深部位的病变。为满足结肠深部给药的临床需求,魏玮团队应用经内镜肠道植管术(TET),用于中药肠道深部给药,改变了中药的用药途径,创新了中药给药技术。

这种技术不仅可以用于大肠息肉的防治,也可以应用于溃疡性结肠炎等炎症性肠病的治疗,在改善肠道环境、预防疾病复发方面提供了新的支持。

肠道是第二大脑,中西医不谋而合

“中医、西医围绕共同临床问题的优势互补,是有机融合;中医、西医与工程技术针对临床需求的强强联合,扩大了治疗优势,最大限度体现了医疗的实用性,有助于减轻患者病痛与社会负担。”魏玮说。

比如,以前人们一直认为是神经中枢对胃肠道起控制作用,现在发现不仅如此。肠道是第二大脑,对中枢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响,脑肠互动异常会发生很多疾病——脑子有了病从哪治?从肠子治。魏玮说:“脑子的病太多了,癫痫、抑郁、焦虑、阿尔兹海默症、健忘、孤独症,都可以通过治疗肠道获得收益。我最近正在和国内顶尖研究团队合作,以这种思路治疗阿尔兹海默症,已经有两例见效的患者了。”

“脑病要治肠,肠病要治脑。”在魏玮看来,治胃肠道的病就一定要调脑子,调情绪,让病人睡觉安神。“一个人睡好觉、吃好、拉好就没毛病。人得了病,往往就这三件事出毛病。其实还是脑和肠的关系。”

《黄帝内经》讲“胃不和则卧不安”,说明古人早就认识到脑肠是互动的,胃肠不好就睡不好觉。罗马委员会2016年正式提出,脑肠互动异常是导致功能性胃肠病的一个病理生理学的基础。中医与西医、古人和现代科学技术,有不谋而合之处。

传承精华,守正创新。中医药是一个重大的原创突破口。魏玮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,提出了“调枢通胃”理论,希望能架起中西医生贯通的桥梁。中西医结合之路,他们还在继续探索。

(实习生朱玉娟对本文亦有贡献)

责任编辑:秦辰宇(EN091)

头条新闻

点击加载更多

频道推荐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探索
  • 历史
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